主题:【第十二届原创】【原创小说连载】销售的故事 第5章 陈述

浏览 |回复0 电梯直达
钟实话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该帖子已被新官人设置为精华; 奖励积分记录: 钟实话(5分)
维权声明:本文为Ins_27425abf原创作品,本作者与仪器信息网是该作品合法使用者,该作品暂不对外授权转载。其他任何网站、组织、单位或个人等将该作品在本站以外的任何媒体任何形式出现均属侵权违法行为,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第5章 陈述
1995年12月13日,周三
何崂大声宣布招标规则。
招标采用综合评分法,商务10分,价格40分,技术40分,服务10分,不公开唱标,分三轮背对背报价,根据各投标商的得分,招标公司列出前三名供用户代表选择,原则上招标公司推荐第一名为中标人。
在正式投标前,给每家投标商一次15分钟的陈述机会,次序由抓阄决定。
大家抓阄。
果然和事先商量好的一样,丁洞达抽到了第一个。史翔一开始想把第一的阄贴在抓阄箱的内顶上,何崂说这样有风险,万一晃掉下去呢?万一丁洞达去摸这个阄动作太明显被人发现呢?后来还是何崂自己做主,每次有人抓阄前自己都把手伸进去搅一搅,等丁洞达抽时,他把第一的阄从兜里掏出来捏在手心里,搅完了就放在最上面。
P公司随机抽到了倒数第二个。
按照惯例,每家讲都会拖堂,最好到最后由于时间关系,最后三家压根就没机会讲。
评标的评分细节是反复商量后确定的,比如要求提供100个以上的用户名单,国内正式的维修工程师不少于10人,这就可以让J公司丢掉服务的10分,轻松将其排除掉。
而陈述和报价的次序,每一次都会颠倒,史翔他们陈述公司和仪器是第一个,大家一起交了标书后交报价就是最后一个,然后第二轮再交报价是第一个,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交报价就是最后一个。
商业竞争不必像拳击场一样将对手彻底KO,只要领先对手打一个响指的时间足以。在史翔最终报价前,何崂会把关键几家的报价和得分情况用新买的手机新申请的手机号发给史翔,史翔可以据此算出必然中标的最终投标价,哪怕比第二名高0.1分,哪怕高0.01分,都可以赢得投标。就算P公司的技术得分会高一点,那又怎么样呢?到时候还可以跟杜明和徐鸿说,P公司欺负你们人傻钱多,就是不让价,就是高姿态,就是想赚你们的黑钱,呵呵,让他们无话可说,还可以轻松离间他们一把。
仓总带队,丁总居中,史翔殿后,三人在何崂的引导下雄赳赳气昂昂跨过招标大厅的门槛,穿过走廊,走到尽头,敲门,进入评标会议室。
评标专家有9人,对着门坐着,一字排开。
第一位是专家组组长,海东大学分析测试中心主任万丰路。
第二位是海东海洋大学分析测试中心主任李松。
第三位是海东省卫生局局长郑大萸。
第四位是海东省卫生局财务处处长田凤海。
第五位是蓝岛市CDC化验科科长杜明。
第六位是济水市CDC化验科科长徐鸿。
第七位是海东省卫生局的纪委书记王枯毅。
第八位是海东省卫生局的工会主席李纪年。
第九位是泽州市CDC化验科的技术员车轼,曾经获得一次全国技术能手和三次省级技术能手称号,不仅是仪器使用的高手,还特别爱搞发明创造,对进口仪器进行过很多的改进,无奈性子直,说话老得罪人,是有名的“车大炮”,四十来岁了,依然还是个仪器操作员。
甫一落座,万教授点头致意,你们开始吧。
丁洞达拿出电脑,接上电源,连上鼠标,插上投影仪,打开电脑,按电源键,输密码,开机。
投影出来的是两个视频播放器,一个播放的是西德电影《The Fruit is Ripe》,一个播放的是李丽珍版的《蜜桃成熟时》。丁洞达赶紧把两个都关了。
接着显示出来的是一个文档,是丁洞达正在写的对比影评,显然还没写完。丁洞达是资深狼友,大学期间人送外号“黄品源”,书和光盘多到宿舍都盛不下,而必须去外面租三室一厅的程度。
无论是哪门子学问,研究多了自然就会有心得体会,而有心得体会如果不写出来,那就像狼几年找不到羊发泄一般憋得难受。书看多了,会发现天下文章一大抄,影观多了,会发现天下片子一大拍,拍来拍去都是一个套路,演来演去还是那些桥段,男女之间再浪漫再曲折再离奇再悱恻的爱情故事,落到最后不都是归结为简单的磕头如捣蒜动作吗?嗯,你别想多了,我的意思是,爱情最后归结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和蒜泥。海东的蒜是全国知名的,吃蒜以蒜泥为最佳,而且最好现捣现吃,大蒜只有被空气氧化才能生成具有防癌抗癌功能的大蒜素,氧化过头大蒜素会进一步分解形成具有强烈臭味的硫化物。蒜泥像淑女般温和且大保健,而蒜头则像太妹般狂野到让你流泪、舌痛、咽痛、头痛、心痛。
普通人不知道这些奥妙,看每一部电影都以为是全新的,芸芸众生啊,你们就是这么肤浅而快乐地瞎活着吧,而丁洞达就好像有透视眼,走大街上就像走在澡堂一样,看电影对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说出其出处,引经据典、随手拈来,才高八百斗,学富五卡车,自誉“性学鸿儒”是当之无愧的,只可惜没赶上和钱钟书相逢坐而谈人论性,实为人生一大憾事。
当然,这个话题很有趣,但可能不适合在这里展开来讲,丁洞达快速地把文档也关了,提示要不要保存,确定。
丁洞达看了一眼史翔,史翔麻利地拆下光驱,插上硬盘,找到文件,打开,播放。丁洞达站起来开始介绍。这些都是史翔讲了上百遍的东西,闭上眼睛都会讲,都快形成条件反射了。丁洞达的介绍则充分结合了他丰富的学识,本来枯燥的技术内容被他一讲,竟然也貌似有点生动起来。
T公司的产品是英国知名高校的知名教授利用业余时间和年轻女助教在实验室里试验出来的,从一开始就具备了高科技、高性能、高好用的基因,每一次使用都是人生的一大享受。当然啦,教授嘛,想法有很多,能做更能说,欲望很强大,肉体的性能却很低下,啊,相对而言,相对于欲望而言,如果相对于普通人,那性能是杠杠的。产品需要高性能,质量需要高稳定,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教授哪受得了啊,下面干活就有点随心所欲了。所以后来就被收购,进行工业化的流程化、规范化改造。
产品要建生产线,利润要靠产业链,这是西方强大的根本原因。咱们中国现在为什么强大?我们也向西方学习了这一点嘛。而且中国不仅工业向西方学习了这一点,服务业也学了呀,东莞的服务业不也流程化、规范化了吗?服务的内容严格按照SOP进行,就像你无论到哪个卖当鸡店和啃得牢店,买的炸鸡翅品质都一样是一样的。
呃,大家请看这个管,你可以用1万次!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你能用一辈子!
丁洞达讲得有点跑题,从紫外讲到原吸上去了,才讲了个前言,这时候车大炮就发炮了:你咋用的一辈子?十年开次机呀还是你活不过今年底呀?十天前省质检院发考核样,测酱油里的砷和铅,人家P公司的仪器,半小时就测完了,实验室考核一次通过,你们呢?你们的用户自己做,通不过,让你们技术人员来实验室做,又没通过,让你们技术人员带着样品回你们自己的实验室,用你们最好的条件做,报了三回数还都是错的。买仪器干啥呀?数都做不准,买它有屁用!
史翔、丁洞达和苍山海都是第一次听说此事,遭此突然袭击,三人傻了一般愣在那里,能言善辩的他们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为您推荐
推荐帖
2019/8/21 16:18:55 Last edit by p3299836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