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销售的故事 第18章 唱歌

浏览 |回复1 电梯直达
钟实话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第18章 唱歌
1995年12月14日,周四
两人走出饭店,发现下起了小雪,饭店门口的路上堵得严严实实,所有的车跟死了一样,哪也去不了。
段哥,要不咱们走一走?
行啊,吃得有点饱,正好溜溜食。
段二河兴致还很高,问,刚才你说的气相色谱仪,你们也有吧?
也有啊,这是色谱产品线,气相、液相、气质、液质都有,我们还有原子谱产品线呢,原吸、ICP、ICP质谱……
这些仪器都是干什么用的?
无机是测原子的,色谱是测分子的。原子你知道吧?
知道啊,世界上天然存在的元素加上人工合成的元素已经有一百一十多个了,毛主席说过,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其实地球就是一个旧世界被破坏后生成的新世界,没有超新星的爆炸就无法合成比铁重的元素,人类是多么幸运啊,这个宇宙中所有的元素地球上都有,目前还没发现任何其他星球上有而地球上没有的元素。毛主席提出宇宙和微观世界一直无限可分,每层都有更深层次的对立统一结构和规律,美国的物理学家就曾经建议将夸克称为毛粒子。
厉害,厉害,你知道得太多了。
我这北京第一大学哲学系也不是白上的呀。
失敬,失敬。我以为学哲学的十有八九都饿死了呢。
差不多吧,这年头,人们两眼盯着物质,两手去抓物质,没人在意精神的东西。诶,色谱和原子谱在刑侦上有用的吗?
有哇,你想,慈禧为什么要毒死慈安太后?慈安是皇后,慈禧才是贵人,慈安生有咸丰唯一存活的儿子,慈安比慈禧还小两岁,你说,熬年头的话,慈禧这辈子还有出头之日吗?在中国,从古到今,官位就是权力,权力就是财富和一切,所以官员之间互相下毒、投毒的很多啊,比如砒霜,用原子谱分分钟就能测出来,乌头碱,用色谱测,稍微麻烦点,那一个小时也出来结果了。
史翔啊,你在技术上还是蛮过硬的,我们科之前买东西我也接触过一些销售,有的是一问三不知,有的是一知半解,满嘴跑火车,还有的吧,明明不懂,还挺横,啊,这是军工技术,保密的,这是专利,就是好,真他妈能装。干销售,连自己卖的东西都说不清,怎么卖?就好像要饭的,连碗都不拿,怎么要?
嗨,现在谁还拿碗要饭啊?都是伸手要现金。段哥,你要是当销售,肯定比我强得多,但太屈才了,你有思想,是当大官的料。销售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销售就是复读机,销售不需要有思想,不需要有脑子,先被洗脑,然后车轱辘话一遍一遍地说就行。
正说着,他们来到泉城路,听到一阵阵马达的轰鸣声,原来,一帮十四、五岁的飞车党正在路上骑摩托飙车,一会前轮离地,一会后轮离地,或者一手扶把,一手挥舞着棒球棍,趾高气扬,呼啸而过。本来以为是下雪导致堵车,其实是飞车党,正是他们把交通彻底弄瘫痪了,警察不仅不查处飞车党,反而把路给隔离了,任何车辆不许驶入,仿佛怕其他车辆惊扰了飞车党的盛大表演。对于忙碌了一天准备回家休息的人们来说,为飞车党而在路上堵了两三个小时,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啊?
史翔非常气愤,这他妈算是什么事啊?这帮警察是干什么吃的?
段二河长叹一声,嗨,这帮小子全是高官子弟,警察得罪了他们,反而是丢工作、没饭吃,得罪了老百姓又有何妨呢?这真是:摩托轰鸣人尖叫,摩托尖叫人奸笑,人民面前耍威风,赛场脓包现世宝。飞车党有钱有权有势,是第九大民主党派,咱们惹不起躲得起,咱们躲。
又往前走了很长的一段,来到泉城广场,要是在夏天,广场上会有很多人纳凉和跳舞,而且有很多民间乐队在这表演,非常热闹,现在天冷了,广场显得有点空旷和冷清,走到广场的角上,有一男一女大学生模样的两个人正在收拾东西,见他们俩走过来,就重新摆好东西,女的谈电子琴,男的谈吉他并演唱,两人驻足听了起来。
男女先有情,还是先有缠绵的爱
情和爱相迎,蹦蹦跳跳一路走来
无限的亲密,无限快乐的小孩
茁壮的岁月,不断成长的期待
音乐声响起,我终于鼓起了勇气
邀你跳一曲,你好像迷惑而犹豫
是否吓到你,太过严肃的表白
激动到哭泣,竟又突然笑出来
世间的美好,是爱你的人恰恰为你所爱
不晚也不早,像上天提前就想好的安排
互相的拥有
紧紧地拥抱,才感知你我的存在
心跳的频率,匹配到共振的状态
人生的江河,宽如银河深如海
有你即快乐,白云在飘花在开
有你即快乐,白云在飘花在开
段二河说,这首歌翻唱自Eric Clapton的《Wonderful Tonight》,1976年9月7日Eric Clapton和老婆Pattie Boyd在家里准备去赴宴,Pattie梳妆打扮久久不出来,等待中的Eric就写下了这首《Wonderful Tonight》。是不是很浪漫?
对呀,老外很会表达感情。
可你知道吗,Pattie其实是Eric的表嫂,Pattie和George Harrison还没离婚,Eric和Pattie就好上了,不过George倒是很大方,因为他是披头士乐队的吉他手,他勾搭上了披头士乐队鼓手的老婆。Eric在和Pattie相恋的同时,还勾搭上了Pattie的亲妹妹兼表姐妹Paula,另外还勾搭着一个十七岁的小美女Alice。后来Eric又搞上Yvonne,生了一个女儿,后来又搞上Lory,生了一个儿子,四岁从五十三层的楼上坠亡。后来Pattie还是和Eric离婚了。
嚯,这不是浪漫,这是浪啊。这首歌倒让我想到自己和老婆在初三的时候,我年级第八名,她年级第九名,两人互有好感,也都相互表白了,两人很开心,然后各回各家,各问各妈,两位妈异口同声,不行,以学习为重。从此,我们两人只要空间允许,就自动相隔十米以上,被同学们称为“八九离十”。
我和我老婆从小学就是同学,还是同桌,为了争第一,我俩谁也不理谁,而且课桌被她从中间划了道三八线,我一超过这道线,她就拿铅笔扎我,铅笔都扎坏了很多根。初中还是同桌,还是谁也不理谁。后来初二的时候办元旦晚会,我邀请她跳舞,她一开始特别诧异,然后就同意了,从此以后,我们经常上课也是私下里手拉着手,嘿嘿……
越过活化能,化学反应就容易了。嫂子现在在哪工作?
她在法院,官比我大多了。你看,很多官员为了形象工程,动不动就花几十亿、几百亿,我们对文艺的投入却少得可怜,文艺工作者像乞丐,当下的我们是没有精神、没有灵魂的社会。
段二河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二十元的钱放在地上的帽子里,用小石头压住。史翔一看不给不合适,但又舍不得给那么多,正好钱包里有六七个硬币,就把硬币全掏出来放到了帽子里。
再往前走不久就来到了金碧辉煌娱乐中心,和市政府隔着泉城广场遥相呼应,很多实权派的一把手都是白天睡觉,晚上来这办公,毕竟和承包商谈工程谈回扣,在办公室多有不便,在这坦诚相见、推胸置腹,赤条条、坦荡荡,一起战斗生友谊,谈起事情就顺畅多了。
史翔要了一个接近四十平米的大包间,包房名字叫惊喜。值班经理领进来十五个女孩子,史翔直摇头,经理又换了十五个,硬件条件都还可以,但总觉得缺点什么,气质上差点事,又摇头,问经理有没有格调高点的,经理说今天来了两个艺术学院的,怕她们没工作经验,正准备给安排培训呢,没敢领出来。史翔问,世界上越是业余就越高级的职业你知道是什么吗?经理连连点头,好,好,马上去叫。
女孩一个叫春花,艺术学院声乐系的,一个叫秋月,艺术学院表演系的。史翔感觉还可以,问段二河,段二河也点头说好。史翔对两个女孩说,那先唱首歌听听吧。春花先唱了首《孤独才是人生的本义》。
(再多才气,再多美丽)
(随着时间匆匆地逝去)
曾经刻骨的记忆
如今还能残留下几许
曾经的忧郁
变成考古的痕迹
他说过的笑语
你伤心的哭泣
都是时间伴舞的歌曲
缘来缘又去
人散人又聚
都是时间汇成的小溪
无情,无义
无尽的逝去
曾经销魂的甜蜜
古往今来从没有延续
曾经的欢喜
只是痛苦的面具
他轻易的放弃
你坚决的抗拒
重复上演过的一场戏
无所谓分离
无所谓失去
孤独才是人生的本义
无牵,无挂
无穷的游历
他说过的笑语
你伤心的哭泣
都是时间伴舞的歌曲
缘来缘又去
人散人又聚
都是时间汇成的小溪
无情,无义
无尽的逝去
(再多才气,再多美丽)
(终将化为遥远的过去)
这是翻唱自韩宝仪的《无奈的思绪》,歌中流露出的忧郁情绪和春花淡淡的忧郁眼神,让史翔一下子很动情。
段二河看着秋月,眉梢一挑,该你了。
为您推荐
Insm_7041af4e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