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第十二届原创】化妆品中全氟及多氟化合物的快速检测及健康风险评估

浏览 |回复2 电梯直达
gaokeok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维权声明:本文为Ins_168e0c88原创作品,本作者与仪器信息网是该作品合法使用者,该作品暂不对外授权转载。其他任何网站、组织、单位或个人等将该作品在本站以外的任何媒体任何形式出现均属侵权违法行为,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化妆品中全氟及多氟化合物的快速检测及健康风险评估



摘要:基于在线湍流色谱-串联质谱法,快速检测化妆品中全氟及多氟化合物(PFASs)的赋存水平,并进行健康风险评估。本人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指本人前期投稿的《全自动在线检测尿液中的全氟及多氟化合物》),对检测参数进行了进一步优化。使得所有目标化合物在0.05至50ng/mL的范围内具有良好的线性关系,检出限为0.012-0.18 ng/mL,加标回收率范围为78.1%-117%,精密度为3.7%-18.2%。最后,该方法用于10种化妆品中PFASs的检测和风险评估。


1 引言

全氟及多氟化合物(PFASs)是一类人工制造的化学物质,化学通式可表示为F(CF2)xR,根据碳链末端的取代基团不同,主要包括全氟羧酸(PFCAs)和全氟磺酸(PFSAs),全氟膦酸(PFPAs),全氟磺酰化合物(POSF),以及全氟磷酸酯(PAPs)等[1]。PFASs中C-F键具有极高的键能,使其具有很好的热稳定性和化学稳定性,此外,碳氟链还具有疏水疏油的特性。自从PFASs发明以后,由于其性能优异,产量不断增加,并广泛应用于日常生活和工业生产的各个领域,包括纺织品,食品包装材料,地毯和皮革的表面处理,消防泡沫和含氟聚合物生产中的高性能化学品)[2]。化妆品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日用品,化妆品健康风险如何成为民众关心的主要问题。化妆品质量问题、过敏性问题屡见不鲜,其中有毒有机物的组分是造成健康分析的主要原因[3]。已有研究在化妆品中检出一定浓度的PFASs,但是尚存在检测工序复杂,消耗时间长的缺点。本研究使用在线液相色谱质谱联用的方法(建立在本人前期投稿的《全自动在线检测尿液中的全氟及多氟化合物》一文所建立的方法基础上),快速检测了化妆品中PFASs并对其人体健康风险进行了评估,将有利于了解PFASs的污染现状,更有利于加强对化妆品中有害化合物的监管,降低消费者的健康风险。
2 实验部分
2.1 材料和仪器

本研究使用的所有天然和同位素标记的PFAS标准品(表1)均购置于惠灵顿实验室(Guelph, Ontario, Canada),所有标准品的纯度均超过98%。乙腈(ACN),甲醇(MeOH)和异丙醇(IPA)均为LC-MS级溶剂(ThermoFisher Scientific,USA)。醋酸铵(NH4 OAc),(> 97%),氢氧化铵(28%),乙酸(> 99.8%,HPLC级),甲酸(> 98%,HPLC级)和1-甲基哌啶(1-MP,> 98%)购置于自Alfa Aesar公司(Ward Hill,MA,USA)。本研究使用的超纯水(>18.2 MΩcm)取自Milli-Q Advantage A10系统(Millipore,USA)。液相色谱仪为UltiMate™3000(ThermoFisher Scientific,USA),由DGLC-3600RS双梯度快速分离泵,WPS- 3000 TLS自动采样器和带有六通(2P-6P)阀门的TCC-3200柱温箱组成,质谱检测仪为Thermo Quantiva 三重四极杆质谱仪(ThermoFisher Scientific,USA)。整个分析过程由Chromeleon 6.70色谱工作站控制,数据由Xcalibur 3.0软件记录。

2.2 样品收集及前处理
在超市买不同品牌的化妆品(液体型)10种,取0.5 mL样品放置于1.5 mL离心管内,添加2 ng内标,添加0.5mL 0.1%的甲酸乙腈溶液,12000 r•min-1离心15 min,取上层200微升至进样瓶中,待测。
2.3 在线检测
仪器初始位置为样品负载位置,如图1(a)所示,样品经自动进样器注入TurboFlow SPE柱(Cyclone-P,1.0×50 mm,ThermoFisher Scientific,USA),左泵的初始流动相为 1.5 mL min-1,100% A,样品加载1.0 min以清理基质杂质。样品净化后,六通阀切换至样品洗脱位置(图1(b)),将TurboFlow柱保留的分析物解吸并洗脱到分析柱(Zorbax Extend C18,3.0×150mm,3.5μm,Agilent Technologies Inc,USA)上以进一步分离和检测,分析泵流速为0.4 mL min-1。然后,六通阀切换至负载位置(图1(a))。为了保证TurboFlow SPE柱的可重复使用性,样品洗脱后,负载泵要用1 mL min-1 MilliQ-水:ACN:MeOH:IPA(V:V:V:V=1:1:1:1)冲洗TurboFlow柱5.5分钟以去除残留的杂质。然后,负载泵的流动相恢复到初始比例以准备下一针样品的进样检测。分析柱温度设定在40℃。加载和分析泵的在线SPE程序和HPLC梯度洗脱条件以及阀切换的时间在表2中列出。



注:a. 1-2:负载位置(0-1 min);b. 1-6: 洗脱位置(1-6 min);c. 负载位置(6-19 min)左泵流动相:A. 0.1% 甲酸水溶液(pH调至4),B. 乙腈和甲醇(体积比1:1),C. 超纯水:ACN:MeOH:IPA(V:V:V:V=1:1:1:1),右泵流动相:A. 2mM醋酸铵缓冲溶液(pH 用氨水调至 10.5), B. ACN和METH(V:V=1:1)的混合溶液中添加5 mM 1-MP,C. 超纯水:ACN:MeOH:IPA(V:V:V:V=1:1:1:1)
质谱仪使用负离子ESI源多反应监测(MRM)模式进行扫描,母离子和子离子参数如表1所示,待测PFASs采用两个子离子分别作为定性和定量离子,以确保检测方法的准确性。对于PFOS和PFHxS,采用三个扫描离子,分别作为定性、定量和确定性离子,以避免内源性物质共洗脱现象的干扰。MS相关参数设置如下:鞘气,40单位;辅助气,12单位;源电压,2500 V;汽化器温度,350℃;毛细管温度,400℃;扫描时间0.01秒。
2.4 质量保证与质量控制
为防止背景污染的产生,采样、样品前处理以及样品检测过程中均避免使用含氟聚合物材质的器皿或者管路。使用器皿均为聚丙烯材料,并且所有器皿和设备使用前先用甲醇清洗;PFASs测定采用内标法定量,利用一系列浓度的标准溶液(0.05、0. 1、0. 2、0. 5、1、2、5、20、50 ng•mL-1)绘制标准曲线,所有检测物线性相关系数均大于0.99。以信噪比S/N=3时所对应的浓度作为仪器检出限,化妆品中PFASs的检出限范围分别为:0.012-0.18 ng/mL,加标回收率范围为78.1%-117%,精密度为3.7%-18.2%。表明仪器和检测方法适用于实际样品的分析。在样品前处理过程中,每8个样品添加一个程序空白,以保证检测结果的可靠性;每进样检测10次,进一次标准作为质量控制,查看仪器信号漂移,若检测的标准偏离原始检测值± 20%,则重新绘制标准曲线后再定量。
2.5 人体通过化妆品摄入PFASs的量及暴露风险评估
人体每人通过化妆品暴露于PFASs的量为:
EDI = DCi* Ci/ BW (ng/kg/day)
其中,人均使用化妆品的量DCi约为5 mL/day [4],成人平均体重BW为65kg。危害指数(hazard index,HI)法是最常用的累积风险评估方法,计算公式如下:
                            HQi= EDIi/Reference valuesi
HI=∑_(i=1)^n▒HQi
式中:RVi为第 i 种 PFASs的参考限值;EDI为PFASs的每日暴露量,HQi为第i种PAE的危害因子。HQi代表的是单个物质的暴露风险,而 HI 代表的多个物质总的暴露风险。当 HI 和 HQi 的值小于 1 时,说明人群对该物质的暴露水平较低,处于安全的暴露风险;当 HI 和 HQ 的值大于 1、小于 100 时,代表具有一定的潜在暴露风险;而当它们的值大于 100 时,说明暴露风险较高,处于不安全的水平。
3. 结果与讨论
3.1 化妆品中PFASs的赋存水平

所有目标PFASs中,共有9种化合物的检出率超过40%,我们进行进一步的浓度分析,PFASs 中PFHxS、PFOS和PFOA的浓度是主要的检出物,但是不同品牌的化妆品中PFASs的浓度差别很大,这三种主要PFASs的平均浓度 ± SD分别为4.30±1.84 ng/mL,6.96±6.04 ng/mL,8.97±9.15 ng/mL。每种化妆品中这9种化合物的浓度及浓度比例见图2(a)、(b)。每种化妆品中单体PFASs的浓度存在很大的差异,并且浓度比例也各有不同,这与每种化妆品的成分、功能及制作原料有关。


3.2 化妆品中PFAS的风险评估
PFOS和PFOA是检出率和检出浓度最高的化合物,也是关注率最高的化合物,目前国际组织也对这两种化合物的每日暴露安全值进行的估算。根据风险评估公式计算人体每日通过化妆品暴露于PFOS和PFOA的量分别为XX,XX,远低于美国[5]、德国[6]、欧盟[7]制定的每日摄入量安全阈值: PFOS 分别为 25、100、150 ng/kg.b.w/day; PFOA 分别为 333、100、1500 ng/kg.b.w/day,危害指数远小于 1,表明 PFOS、PFOA 尚未对人体产生较大的风险。但是如果将所有的化合物作为整体,用总浓度进行风险评估,风险值就会高出很多。因此,未来将更加关注该类化合物在化妆品中的赋存及潜在的毒性效应。

参考文献
[1] Sunderland E M, Hu X C, Dassuncao C, et al. A review of the pathways of human exposure to poly-and perfluoroalkyl substances (PFASs) and present understanding of health effects[J]. Journal of exposure science & environmental epidemiology, 2019, 29(2): 131-147.
[2] Ross I, McDonough J, Miles J, et al. A review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for remediation of PFASs[J]. Remediation Journal, 2018, 28(2): 101-126.
[3] Cousins I T, Herzke D, Goldenman G, et al. The concept of essential use for determining when uses of PFASs can be phased out[J]. Environmental Science: Processes & Impacts, 2019.
[4] Ashhami A. Assessment of Extractable Organic Fluorine (EOF) Content and Contribution of Per-and Polyfluoroalkyl Substances (PFASs) in Cosmetic Products[J]. 2017.
[5]Roos P H, Angerer J, Dieter H, et al. Perfluorinated compounds (PFC) hit the headlines[J]. Archives of toxicology, 2008, 82(1): 57-59.
[6]So M K, Yamashita N, Taniyasu S, et al. Health risks in infants associated with exposure to perfluorinated compounds in human breast milk from Zhoushan, China[J].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06, 40(9): 2924-2929.
[7]Fromme H, Tittlemier S A, Völkel W, et al. Perfluorinated compounds–exposure assessment for the general population in Western countri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ygiene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2009, 212(3): 239-270.
该帖子作者被版主 hujiangtao10积分, 2经验,加分理由:鼓励原创
为您推荐
0
hujiangtao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welewolf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