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第十四届原创】一位体制内检测机构“临时工”的经历~

浏览 |回复15 电梯直达
检测人马大哈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检测人马大哈发表于:2021/08/09 15:52:28 楼主 管理 分享 倒序浏览 只看楼主 回复 私聊
维权声明:本文为Insm_fedd0a8a原创作品,本作者与仪器信息网是该作品合法使用者,该作品暂不对外授权转载。其他任何网站、组织、单位或个人等将该作品在本站以外的任何媒体任何形式出现均属侵权违法行为,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文纯属虚构,大家请不要将身边的人对号入座!如有相似,纯属巧合~

 

2007年,我临近本科毕业。当时,读了个“天坑”专业,就业困难,进体制是最佳选择。但无奈自己没做题的天赋,各种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考试,成绩都惨不忍睹。

心灰意冷时,一家事业单位性质的检测机构,来我们学校招聘,而且是该单位“一把手”亲自面试。原来,该单位想大力谋发展,需要大量高学历人才,因此来到我们学校招聘。

可编制毕竟有限,所以,此次招的都是聘用工。但“一把手”保证,会“同工同酬”,而且有空编会优先考虑我们。最终,我和另外十几名毕业生,与该单位达成了意向。

6月底,我拿了毕业证,7月初,就正式到单位报道了。我被分到了贾主任负责的检验室。贾主任是单位里最年轻有为的骨干,与我们年龄相仿,没啥代沟,所以我们都喜欢叫他“贾哥”。



我们刚上班没几天,“一把手”就在单位里新成立了个“市场部”——也就是出去跑业务的。这在当时的体制内机构里,是极其少见的。那个年头,单位都是等着业务送上门,哪里有自己出去揽业务的。

事实证明,市场部的作用至关重要,样品开始被源源不绝的送到检验室。我们每天都有检不完的样品,加班加点是常态,但我们这些新人却毫无怨言。这可能是由于刚进入社会的激情在燃烧,但更大的原因,可能还是每个季度那高额的奖金。当年,我月均6k多的收入,让许多同学都认为是在吹牛b

随后的三四年,业务还在不停增长,奖金也跟着涨。聘用工也在不断增多,变得比正式工多了一倍,成了单位里的主力军。高级仪器设备也在增加,检验能力也在增强。cnas、省站、国家中心,一个个项目先后上马,新的实验大楼也获批开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某年的年会上,“一把手”讲话:
最近总有传言,说咱们这种单位今后会变企业,其他兄弟单位那个怕啊!按我说,早就该改企了,有啥好怕的?改了只会更好!咱们现在就因为政策压着,不敢发不能发,到时候改了企,咱们待遇至少能再翻一番!

话毕,全场掌声雷动!

我边鼓掌,边侧头问贾哥:要是改企了,你们的身份不就没了吗?

贾哥笑道:咱们垄断啊,能赚钱,身份算个啥~






又一年,“一把手”看中了一个新兴的检测领域,想大举迈进。并且在单位会议上,“一把手”提出,想把该领域的整体工作,全权交给一名挺能干的聘用工负责。

结果,很多正式工不赞成。有人罗列了劳动法、实验室准则等条条框框;有人说聘用工太年轻、没管理经验等等。。。

总之,最后的结论就是:

聘用工,不能在单位里担任要职!

此次会议后,我们聘用工的上升通道,就被彻底堵死了。室主任、质量负责人、技术负责人、授权签字人等,都不再与我们有关,我们就只是干活的。

懵懂无知的我,此时才刚刚开窍。我终于意识到,我们与正式工是截然不同的!我开始明白,这家单位是属于他们的,并不属于我们。我开始能感受到,他们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优越感。

聘用工也开始私下聚群、偷偷议论、发泄种种不满。




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事。。。

正式工的奖金发放表,不慎被聘用工看到了。原来,正式工的奖金,是聘用人员的2倍甚至3倍,与所谓的“同工同酬”相去甚远!而且这些正式工中,有些人经常迟到早退、翘班、不干活、说风凉话。。。

我们累死累活,他们却边逍遥边数钱。

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去找“一把手”讨说法。“一把手”安抚了我们半天,并承诺去协调解决,我们才悻悻散去。

我们找“一把手”的事情迅速传开。。。

结果,奖金的提升没等到,却等来了奖金的大幅削减,并且不分正式工和聘用工,是所有人员的全部下调,而且不能再叫奖金,要叫绩效。

听贾哥说,这是上级机关的意思,上级部门很多人对我们单位有意见,明明是下属事业单位,却挣得比公务员还多。于是有人借着我们聘用工这次闹事,顺势在大领导那里参了一本,说“一把手”违规发放。

这下,倒是真的同工同酬了,只是大家都很不开心。一些正式工认为是我们聘用工闹事造成的,而我们认为,明明是正式工有错在先。




这接连两件事,大大影响了我们聘用工的工作热情,单位的发展开始放缓,于是也就没再像往年一样,大张旗鼓的补充新的聘用工。

只是偶尔,还会有一两个新面孔出现。而某些“新面孔”,又一次刷新了我们这些老聘用工的认知。

同样是聘用工,但有些“新面孔”第一天来上班,就开着豪车。每天只做些轻松的工作,甚至没什么工作。正式工也没人使唤他们,还总是笑脸相迎。

原来,即便都是聘用工,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虽然我们的待遇不如往年,但相对的,业务量也少了不少,工作强度变得相对轻松,就性价比而言,这份工作还是不错的。

但从2015年的下半年开始,情况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许多民营检测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许多检测业务变成了招投标的形式。

以前,我们单位拿业务,凭的是感情好、饭吃的开心。但这些东西,突然不好使了。而别的东西,我们作为单位,又拿不出。。。

不可避免的,我们开始了与民营机构的低价竞争。“一把手”定了个极低的投标底价,其他中高层们都认为太离谱了。“一把手”态度坚决,亮明观点:咱们是“收支两条线”,不要怕!怕的应该是他们!

极端的低价,确实抢回了业务。但干得多干得累,年底一结算,挣得竟然比以前还要少。单位里所有人怨声载道,大家都质疑“一把手”的决策。

但是,随后的两年,“一把手”非但没调整决策,反而态度更加坚决。更频繁的投标,更低的价格,更多的加班,更多的抱怨。。。听说,有的开标现场,民营机构一看有我们,索性扭头就走,因为他们知道,论拼价格,我们单位最狠。



这种忙碌的日子,在2018年的某一天,突然被上级部门喊停了!按贾哥的话说,这是大政策要求,要停止一切经营收费行为,还有什么公益属性啊,改革啊等等,我听的似懂非懂。

总之,不让收费了,就意味着,所有检测业务都要停了。整个单位从忙的四脚朝天,瞬间陷入了停滞。

可全体员工都松了一口气,终于从忙碌中解放了出来。大家把手头没干完的工作收了收尾,就都进入了空闲状态。之后大家每天来上班,喝喝水聊聊天,不用干活,工资却照发,日子好不惬意。

唯有“一把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不断提醒大家:“不能松懈”、“时刻待命”、“与客户保持联系”。。。但大家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年底职工大会,“一把手”又一次提醒:
这种日子不是长久之计,正式工有财政保障,可聘用工现在是在吃老本,迟早会有吃干净的那一天,如果这样不求发展,就是在等死,必须主动做出改变!

有人发问:政策如此,怎么改变?

“一把手”说:咱们自己应该主动朝二类变!

会议室一片哗然。

我问贾哥:变二类是啥意思?

贾哥说:就是变得和企业类似,自负盈亏。




后来,真的如“一把手”所言,单位的老本锐减,聘用工的工资开始缩减,但正式工的工资依然有保障,小日子如常。我们这个时候,才真正感受到了危机。很多聘用工,开始私下讨论,期盼着变二类。

借着聘用工工资缩减这件事,“一把手”频繁召集中高层开会研究。

会后,我问贾哥:

研究出啥办法来没?

贾哥说:

“一把手”还是那个思路呗,认准了变二类。


我说:那你们支持吗?

贾哥说:傻子才会支持!


我问:

当年大家不是连改企都不怕吗?

贾哥说:

今时不同往日啊!前两年和民营拼刺刀的场景,你又不是没经历过,你相信咱们能赚到钱?

我:。。。


随着工资进一步缩减,越来越多的聘用工私下都透露出对“二类”的向往,但不敢让正式工知道,即便知道,也没人会在意我们的意见,我们毕竟是“外人”。有些聘用工熬不过去,离职跑到民营机构去了,但大部分人还是对“一把手”改二类抱有期望,想再等等。





2020年,疫情发生,我挺庆幸当时没有冲动辞职,因为疫情期间,工资虽少,却没停发,而那些当时辞职去民营的,普遍都断粮了好几个月。

疫情的发生,让本单位改二类的话题暂缓了一下。但随着正常复工,正式工与“一把手”的对抗又重新开始了。

听贾哥说,“一把手”改策略了,不再开大会了,想逐个击破。每天他会单独找某个正式工谈心,尽力游说,拉拢一个是一个。但这种方式,反而更激起了正式工的反感!很多人对待“一把手”的态度都不那么尊重了,经常能听见相互争吵的声音。

甚至,连管理评审会,都没办法好好开了。某次管审,碰巧谈到了外出培训。

“一把手”表示:

确实要多出去走走,还可以顺便去看看发达地区的单位,学习下人家改二类和改企的经验。

有人当即不悦,回怼道:

为什么只去二类参观学习,一类的也可以去学习啊!人家深圳院就是一类,咱们为什么不去学一下?

会议不欢而散。


我问贾哥:

有必要和“一把手”搞成这样吗?他也是为了单位好啊!

贾哥怔怔的看了看我,沉默了一会,说:

你和“一把手”接触的不多,并不了解他。他嘴上说的,和他心里想的,是两回事~



某天早上,我正常来到单位,却发现贾哥迟迟没来。然后,其他科室的聘用工,也发现本科室的正式工没来。

“一把手”过了良久,才发现该情况,顿时慌了,赶快让我们联系各科室的正式工,他自己也开始拼命打电话。结果,有人关机,有人不接,有的接了但支支吾吾。。。随后,“一把手”急匆匆的开车冲出单位,留下我们一堆聘用工大眼瞪小眼。

有人小声嘟囔:他们是不是告御状去了?

午间,正式工们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他们一个个喜上眉梢,仿佛打了场胜仗。之后的日子里,“一把手”再也没提过“二类”的事情。

不知何时,那些开豪车的“新面孔”们,一个个突然都消失不见了,听说有的去了别的单位,有的调到了上级机关。

慢慢的,聘用人员的工资开始拖欠,很多人又辞职了。而我还留在单位里,心存一丝幻想。



 

今年伊始,传出了本单位要和其他几家单位合并,变成一家新的一类事业单位的消息,正式工们喜笑颜开,相互约着出去庆祝。但这欢乐的气氛,与我们聘用工无关。我们等到的消息,则是劝退和解聘。。。

几天后,我办清了各种手续,整理好办公桌,然后静静的下楼。没人送行,没人寒暄,仿佛这里原本就与我无关。

走出大门后,心有不舍,驻足掏出手机,高高举起,与单位门口一连串的牌匾来了张合影。然后,默默离开。。。
为您推荐
h04206010006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ghyl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说出了很多临时工的心声啊,而且我相信很多人才都只能是临时工,怎耐很多都像楼主一样,对这种考试不感冒,所以也只能是体制内的临时工
通标小菜鸟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检测守望者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懒人改变世界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死水》
赞贴
1
收藏
0
拍砖
0
2021/8/11 12:31:07 Last edit by spit_out
zyl3367898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挤扁头也要进入体制内,这就是原因,外聘人员终究是临时的,还是找找出路进第三方吧!
Methonal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金铭希希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楼主现在出来自己创业了?马大哈业界名人
检测人马大哈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
原文由 金铭希希(Ins_67987459) 发表:楼主现在出来自己创业了?马大哈业界名人
虚构杜撰的而已,勿当真~
起个名真难啊
结帖率:
100%
关注:0 |粉丝:0
新手级: 新兵